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金融新闻 > 易纲行长在2018年金融街论坛年会上的讲话

易纲行长在2018年金融街论坛年会上的讲话

浏览次数:20次 发布时间:2018-05-31 00:00:00

 

尊敬的陈吉宁市长,各位来宾:

很高兴参加金融街论坛。我想借这个机会就扩大金融业对内、对外开放讲几点意见,供大家参考。

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宣布,中国将大幅放宽包括金融业在内的市场准入。一个多月以来,人民银行和各金融监管部门明确了下一步开放的时间表,许多政策已经落地,其它政策正在有效、有序地推进。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金融业取得的巨大成绩,实力的显著提高离不开改革开放。现在,我们站在改革开放新的起点上,我们叫作“新时代、新使命、新作为”。截至2017年底,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总资产超过了250万亿人民币,居全球第一位。全球十大系统性重要性的银行,中国占了四家,利润和资本指标都居于前列。中国股票市场的总市值居全球第二位,债券的市值居全球第三位,仅次于美国和日本,整个资本市场包括债券市场的结构、广度、深度和发达国家趋于一致。保险业按保费收入已经居全球第二位。中国的移动支付和许多金融创新在全世界居于领先水平。

当然,我们追求的不是规模的大小,就像今天主题讲的,我们追求的更重要的是高质量、高效率、安全可靠的金融服务。

在新时代,与经济金融发展的要求相比,金融业对内、对外开放还有很大空间。截至2017年末,外资银行在中国的总资产占中国银行业总资产的比重为1.3%,2007年这个比重是2.3%。可以看出,虽然外资银行在中国也在发展,但是他们发展的速度要慢于我们银行业资产负债的整体发展速度,所以其比重是下降的。现在,境外投资者在银行间债券份额只有1.8%。这些金融领域的开放程度远远低于全球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不管用哪个水平来比较,我们的开放程度都是比较低的。所以,我们金融业进一步对内、对外开放是提高质量的重要途径,也是我们今后一段工作的重点。

在博鳌论坛上,我对金融开放的路线图和时间表作了一些说明,提出扩大金融对内、对外开放需要遵循的三条原则。在此,我对这三条原则作进一步的阐述。

第一条原则,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大家注意到这条原则对许多领域都适用。我们说金融本质上是一个竞争性的服务业,要遵循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这个原则。

首先,金融是服务业。通过金融服务,我们可以降低交易成本,提高效率,节约时间。金融业是社会分工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出现的一个行业,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行业。概括起来说,金融服务主要是两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是配置资源。我们现在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市场在配置资源过程中要发挥决定性的作用,其中许多资源都是通过资金来配置的。金融通过资金的融通传递信息,发现和决定资产的价格,提供流动性,从而能够提高配置资源的效率。

第二个方面是管理风险。金融配置资源以后,资源可能配置的对,也可能配置的有问题,有的效率高,有的效率低,要不断动态地管理风险。金融是通过大数定律提供专业的服务,运用套期保值、降低风险、分散风险,从而达到管理风险的目的。

金融的配置资源和管理风险这两大服务的功能在整个现代经济中都是非常重要的。

其次,金融是一个竞争性行业。竞争体现在金融是多元化、多样化的,有许多机构提供金融服务。市场上需要的绝大多数金融服务都是可以通过市场机制提供的,所以必然要引入竞争,要竞争就必然要开放,对内、对外都要开放。我们相信通过竞争,中国的金融业可以提供更好的服务。

金融服务得越好,整个经济就发展越好、越有效率。所以我们说,无论对内资还是外资,无论是什么样的所有制,只要能够改善金融的服务,都要鼓励进入。也就是,要遵循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的开放原则,对各种市场主体一视同仁,都可以依法平等地进入,在同等条件下竞争。

第二个原则,金融对内对外开放和汇率形成机制、资本项目可兑换,这三件事要互相配合,共同推进。所以,也可以把这三件事说成三驾马车。首先我刚才讲了,金融要对内、对外扩大开放,在开放中对于汇率形成机制,一定要进行市场化改革。灵活的汇率机制是整个经济的稳定器,也是国际收支调节和跨境资金流动的稳定器和调节器,有了市场化的汇率形成机制,很多的风险可以通过这个机制来不断释放,不断地有效配置资源。

同时,资本项目可兑换也要同步进行。人民币国际化要求我们稳步地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如果有很多资本项目是管制的,金融业对内、对外开放就名不副实;只有实现资本项目基本可兑换,金融业实行双向开放,汇率形成机制以市场供求为基础,整个金融业才能协调发展。

在实践过程中,金融业的开放、汇率形成机制改革、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度有时可能有快有慢,但总体上必须是相协调的。在中国,这个过程是渐进的,稳步向前推进的。

关于这个原则的重要性,可以举很多例子。比如1997年的泰国和现在的一些发展中国家会发生一些问题,可能因为僵硬的汇率制度,或因为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开放程度把握得不好。我们在中国的金融对内、对外开放过程中,一定要处理好这三驾马车之间的关系。

第三条原则,金融的开放程度要与金融监管能力相匹配。

随着金融的开放,会出现跨市场、跨地域、跨国界的资本流动,会产生很多的金融创新。提高金融的开放水平,必须要提高金融监管能力。国际经验表明,只有在监管到位的情况下,金融开放才能够起到促改革、促发展的好的作用。所以,我们在开放的过程中一定要加强监管,使我们的监管能力和开放水平相适应。

一方面,我们要做好自身的工作和自己的功课,打好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加强宏观审慎管理,补齐金融监管的短板,做好政策配套,不断健全与金融开放相适应的法律法规、会计体系,完善支付、托管、清算、金融统计等金融基础设施,推动各金融市场、在岸和离岸市场的协调发展。

另一方面,我们要更加学习探索、总结经验,提高我们的监管能力,培养监管人才。

我在这里要强调的是,金融的对内、对外开放,实行刚才说的这三条原则,绝不意味着国门大开、一放了之。在开放的过程中,我们的金融管理部门,一是要加强依法金融监管,二是要坚持持牌经营。金融是一个特殊行业,一般经营管理的是别人的钱,只有一小部分是自己的资本金,有很高的放大倍数。这就说明金融是一个特殊的行业,有很高的敏感性和外部性。正因如此,金融服务是一个牌照业务,一定要持牌经营。对金融业务开放,并不是说谁都可以来做这个业务,无论是内资、外资,做金融业务之前都要取得金融管理部门的牌照,严格依法经营。金融监管部门要加强事中、事后监管。

同时,我要强调一下,在金融开放的过程中,要加强对投资者的教育和消费者的保护。

在消费者保护这个问题上,内资和外资也是一视同仁的,都要树立负责任金融的理念,把金融产品和服务的信息准确地传达给消费者,让消费者知道应该承担的风险和后果。金融的服务不是越复杂越好,而是越有效、越精准、越适合消费者的需求越好。投资者要树立收益自享、风险自担的理念,要加强风险意识,在选择金融产品和服务的时候,要注意维护好自身的合法权益。天上掉馅饼的事是不会发生的。如果你看到一个投资机会,他告诉你又保本,又有一个两位数的收益,你一定要小心,一定要问一问,它投资的是什么项目才能够有这样的结果。金融管理部门要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加强投资者适当性管理,推进金融知识的普及教育,完善个人信息的保护,严格依法监管,严格执行金融市场的纪律。

下一步,人民银行将按照中央统一部署,遵循金融开放的基本原则,积极推动进一步的金融业的对内和对外的开放。

北京集聚了大量的金融机构和金融人才,有条件在落实国家金融对内对外开放重大措施、加强国际金融交流和市场建设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感谢北京市长期以来对人民银行工作的支持,人民银行也将一如既往地支持北京市的金融工作。刚才,陈市长的讲话对下一步北京市的金融工作做了部署,我完全赞同,将全力支持。

预祝本届金融街论坛取得圆满成功。谢谢大家!